巫祝宗卜史与红山文化人形玉器系统化研究

巫祝宗卜史与红山文化人形玉器系统化研究

                                           作者: 红小兵

在红山文化玉器群里,有动物类玉器、人物类玉器、装饰类玉器、工具类玉器等若干类型。其中动物类玉器是用来区分不同氏族的图腾玉器,例如玉猪龙、勾云形玉佩、玉鸱鸮、玉龟、玉鹄、玉龙、玉蝈蝈等不同造型的图腾玉器表示不同的氏族图腾形象。图腾玉器造型繁多,结合文献记载的少昊鸟夷部落族谱,构成了红山文化图腾制度,既东夷两昊部落政权机构官职设置情况(插图21)。图腾玉器还存在着明显的等级分化现象①,其中龙、凤图腾玉器用9寸大小,野猪、老虎、斑鸠、水蛭图腾玉器用5寸大小,龙凤属天神,野猪老虎、斑鸠水蛭属凡俗禽兽,用龙凤天神统领凡俗野兽以此形成了图腾制度的核心内容——九五之尊的等级划分形式②;装饰类玉器根据不同使用功能设计制作出来不同造型的装饰类玉器,例如方圆形玉璧、三联璧、勾形器、马蹄形玉器、玉箍、玉镯、玉钺、竹节形玉管等造型各异,不同造型各具不同的使用功能,竹节形玉管作为通关节符,三节玉管携带一般等级的使命、五节玉管携带高级使命、七节玉管携带王命特使,以竹节形玉管作为通过关卡的物证,以保证佩戴竹节形玉管者迅速通关,关卡守备者给予放行并补充给养;工具类玉器有玉斧、玉凿,斧作为生产生活的砍劈工具,有些玉斧刃部具有严重的砍劈痕迹,玉凿作为木匠的精细化作业,离不开锋利刨刃,以刨平板材;人物类玉器主要有站姿人形玉器、盘腿坐姿人形玉器、蹲坐姿势人形玉器、骑兽人形玉器、跪坐姿势玉人等多种造型,人形玉器研究已有张明华、徐琳③、周晓晶、邓淑萍④、孙守道、郭大顺⑤等学者进行过论述,仍需进行系统化研究。

《周礼》对巫祝宗卜史诸位神职官员设置情况进行了明确记载,这种巫祝宗卜史的官职制度源自哪里?由于缺少相对应的考古学材料,也没有明确的学术分析,而红山文化多种多样的人形玉器造型,也就有了与之相匹配的前提条件。本文第一节先以《周礼》为线索对周朝时期巫祝宗卜史官职制度进行统计分析,第二节到第六节对红山文化时期的巫祝宗卜史神职官员进行论证分析,第七八节以巫祝宗卜史与甲骨文字的关系、巫祝宗卜史官职制度溯源传承研究,最后是总结分析。

第一节  周朝的巫祝宗卜史官职设置情况

《周礼》由《天官冢宰》、《地官司徒》、《春官宗伯》、《夏官司马》、《秋官司寇》、《冬官考工记》六个部分组合而成。我们曾在《论<周礼>与红山文化图腾制度之间的承袭关系》文章当中⑥,论述过红山文化图腾制度与周朝官职名称的传承关系,定义了《周礼》当中部分官职名称源自红山文化图腾制度或起源于伏羲太昊部落的政权机构。在《周礼•春官•宗伯》当中也记载着巫祝宗卜史神职官员的设置情况,在《天官冢宰》当中还有些记载,下面进行叙述与分析。

《周礼•春官•宗伯》载:“大卜,下大夫二人。卜师,上士四人。卜人,中士八人、下士十有六人、府二人、史二人、胥四人、徒四十人。龟人,中士二人、府二人、史二人、工四人、胥四人、徒四十人。菙氏,下士二人、史一人、徒八人。占人,下士八人、府一人、史二人、徒八人。筮人,中士二人、府一人、史二人、徒四人。占梦,中士二人、史二人、徒四人。视祲,中士二人,史二人,徒四人。大祝,下大夫二人,上士四人;小祝,中士八人,下士十有六人、府二人、史四人、胥四人、徒四十人。丧祝,上士二人、中士四人、下士八人、府二人、史二人、胥四人、徒四十人。甸祝,下士二人、府一人、史一人、徒四人。诅祝,下士二人、府一人、史一人、徒四人。司巫,中士三人、府一人、史一人、胥一人、徒十人。男巫,无数。女巫,无数。巫师中士四人、府二人、史四人、胥四人、徒四十人。大史,下大夫二人、上士四人。小史,中士八人、下士十有六人、府四人、史八人、胥四人、徒四十人。冯相氏,中士二人、下士四人、府二人、史四人、徒八人。保章氏,中士二人、下士四人、府二人、史四人、徒八人。内史,中大人一人、下大夫二人、上士四人、中士八人、下士十有六人、府四人、史八人、胥四人、徒四十人。外史,上士四人、中士八人、下士十有六人、胥二人、徒二十人。御史,中士八人、下士十有六人、其史百有二十人、府四人、徒四十人。巾车,下大夫二人、上士四人、中士八人、下士十有六人、府四人、史八人、工百人、胥五人、徒五十人。典路,中士二人、下士四人、府二人、史二人、胥二人、徒二十人。车仆,中士二人、下士四人、府二人、史二人、胥二人、徒二十人。司常,中士二人、下士四人、府二人、史二人、胥四人、徒四十人。都宗人,上士二人、中士四人、府二人、史四人、胥四人、徒四十人。家宗人,如都宗人之数。凡以神士者无数,以其艺为之贵贱之等。

内史,掌王之八枋之法,以诏王治,一曰爵,二曰禄,三曰废,四曰置,五曰杀,六曰生,七曰予,八曰夺。执国法及国令之贰,以考政事,以逆会计。掌叙事之法,受纳访,以诏王听治。凡命诸侯及孤卿、大夫,则策命之。凡四方之事书,内史读之。王制禄,则赞为之,以方出之;赏赐,亦如之。内史掌书王命,遂贰之。外史掌书外令,掌四方之志,掌三皇五帝之书,掌达书名于四方。若以书使于四方,则书其令。”

1

按官职部门进行人数统计(插图1),大卜78、龟人40、大祝61、小祝74、丧祝62、司巫32、巫师54、大史86、方向氏40、内史87、外史50、御史188、内宗112人,合计共有964人。若将男巫无数与女巫无数加进来,神职官员队伍将要超过964位这个数量。也就是说,周朝建国时期巫祝宗卜史的神职官员约有千人队伍。

按官职分工进行级别统计,分别有中大夫、下大夫、上士、中士、下士、府、史、胥、徒等九个行政级别的官职名称,其中内史设中大夫1员;大卜、大祝、大史、内史、巾车共设下大夫10员,各设2员;中大夫和下大夫属于高级神职行政官员,下大夫负责史、巾车(宗)、卜、祝的日常行政管理,内史中大夫负责总领各位神职官员。

按官职分工进行次序统计,内史统领大史、小史、外史、御史、冯相氏、保章氏,祝有大祝、小祝、丧祝、甸祝、诅祝之分,巫有司巫、男巫、女巫之别,宗有巾车、典路、车仆、司常、内宗、外宗、都宗人、家宗人之分,卜有大卜、卜师、卜人、龟人、菙氏、占人、筮人、占梦、视祲之别,巫祝宗卜史等神职官员在周朝时期是以史官、卜官、巾车(宗官)、祝(祝含巫官)的行政级别进行顺序排列,内史统领神职官员的千人团队,史官居首位,卜官次之、祝宗居后,巫从属于祝官之下(插图1)。

设内史为中大夫官衔,执国法及国令,以考政事(考核政绩),以逆会计(财务审计),诏王治爵、禄、废、置、杀、生、予、夺,内史的行政权力是非常大的。外史则是掌三皇五帝史书、地方志、书外令,并宣教书名,以振国之威名,据《周礼》载巫祝宗卜史诸官皆归属内史统领。

周朝政权给巫祝宗卜史等神职官员配备了千人团队,以期望神职官员们各尽其职各负其责,以维护周朝政权的平衡与稳定。委内史八枋之法以诏王治,委外史以方志尚书宣教王政,委保章氏以诏救政,这是周朝政权设计者给神职官员划定的职责范围,宣教王政、以诏王治、以诏救政这是神职官职的政治职责,并有明确记载:《周礼•春官•宗伯》载:“大史掌建邦之六典,以逆邦国之治。掌法,以逆官府之治;掌则,以逆都鄙之治。凡辨法者考焉,不信者刑之,凡邦国都鄙及万民之有约剂者藏焉,以贰六官,六官之所登,若约剂乱,则辟法,不信者刑之……。内史掌王之八枋之法,以诏王治。一曰爵,二曰禄,三曰废,四曰置,五曰杀,六曰生,七曰予,八曰夺。执国法及国令之贰,以考政事,以逆会计。掌叙事之法,受讷访,以诏王听治。凡命诸侯及孤、卿、大夫,则策命之。”周朝政权给神职官员赋予了极高的行政权力。《周礼》对史官的官职权威性给予了突出和表达,并赋予了十分重要的职务责任。

曾有学者对周朝时期巫祝宗卜史的神职官员做过一些论述研究,但将红山文化人形玉器与周朝巫祝宗卜史官职制度配合研究、系统化研究、制度传承研究并不多见,或许学者是受红山文化人形玉器资料收集宽度所限、或许学者是受红山文化社会背景研究深度所限、或许学者是受自身学术角度所限等诸多原因,始终未有把巫祝宗卜史等官职制度的三皇、五帝、夏、商、周的承袭关系进行有效梳理,使其筋脉寸断着,前后未能链接起来。

在红山文化考古学资料里,已经出现了一些人形玉器的基本线索和基础数据,下面本文依照巫祝宗卜史的先后顺序进行逐个探究与对比分析,后面进行总结。

第二节    红山文化时期巫祝宗卜史之巫官

《周礼•春官•宗伯》载:“司巫掌群巫之政令。若国大旱,则帅巫而舞雩;国有大灾,则帅巫而造巫恒;祭祀,则共主,及道布,及蒩馆。凡祭事,守瘗。凡丧事,掌巫降之礼。男巫掌望祀、望衍、授号,旁招以茅。冬堂赠,无方无算;春招弭,以除疾病。王吊,则与祝前。女巫掌岁时祓除、衅浴、旱暵,则舞雩。若王后吊,则与祝前。凡邦之大灾,歌哭而请。”周朝政权设司巫、男巫、女巫之官职,皆巫官之属,司巫为其官长,受大祝下大夫统领。周朝时期巫受祝统辖,而非巫统辖祝。周朝时期巫祝共受史官统领,而非巫统领祝宗卜史之官。

插图2系黄色站姿人形玉器,牛河梁遗址16地点4号墓出土,属红山文化晚期玉人,淡黄色岫岩河磨玉质,玉人通高18.5厘米,厚2.3厘米,头宽4.4厘米,脚宽2.8厘米,头大脸阔、粗颈绺肩,细腰宽臀,腹部突出,双臂曲肘十指张开手心向内贴附胸前,双腿并拢足尖着地足跟上提呈踮脚状态。双足踮脚、手指伸张、闭口闭目呈直立姿态,似在吐气吸气。

插图3系白色站姿人形玉器,台湾故宫博物院征集品,高8.2厘米,宽2.1厘米,厚1.1厘米,线条流畅,工艺简洁。玉人身躯直立,曲臂上举手指伸张,口目微闭似在吐纳运气。

2

3

4

《周礼•春官•宗伯》载:“男巫掌望祀、望衍、授号,旁招以茅。冬堂赠,无方无算;春招弭,以除疾病。”何休说:“巫者,事鬼神祷解以治病请福者也。”郑玄说:“巫,掌招弭以除疾病。”《周礼》认为巫能治病请福,何休郑玄说巫医具有治病手段、是一种医病方法,更是一种职业,并有官职与俸禄。

《淮南子·说山训》载:“病者寝席,医之用针石,巫之用糈藉,所救钧也。”汉人认为巫与医皆可治病救人。巫用祭米供糈治病,医用砭石针灸治病,巫与医都可治病只是方法手段不同。

故此,古人在造字之时还有将医巫二字结合起来的形成毉字,该毉是指医疗手法有巫之能,又指巫熟通毉术。毉者,是巫与医两项功能的结合,具有治病救人的职业技能。

《说文解字》载:“女能事无形,以舞降神者也。象人两袖舞形。”《乌布西奔妈妈•古德玛发的歌》载:“乌布西奔手舞虎尾槌击鼓迎神,双臂突展,宛若旋风盘转不停,白鹰神降临神堂。”《说文解字》认为巫者以舞降神,两袖或双臂舞动。《乌布西奔妈妈》说乌布西奔大萨满双臂双足配合旋舞迎神。巫者以舞降神、迎神、请神、娱神,这是古往今来一致的认知,是没有争议的观点。

《列子》载:“有神巫曰季咸,知人之生死存亡,期以岁月旬日如神。”《索隐》载:“巫咸,是殷臣,以巫接神事,太戊使攘桑谷之灾,所以伊陟赞巫咸。”《史记•殷本纪》载:“帝太戊立伊陟为相,伊陟赞于巫咸,巫咸治王家有成。”《列子》、《索引》、《史记》认为,巫具有超能力,能调治王室有成、能消桑谷之灾、能判知人之生死存亡。

综上所述,巫官具有通天达地、通神请神、消灾请福、治疾除病、干旱舞雩、能造巫恒、预判生死、桑谷消灾、传其技能等多种职能。甲骨巫字完全接近十字符号(插图4),而上下左右各添一笔,竖划上连天下达地,横划将人与社会相连接,竖划通天达地与横划沟通人世的造字理念,隐喻着天地之道与人世之理的甲骨文造字理念。天地道理被锁定在甲骨巫字的造字结构里。

牛河梁遗址16地点4号墓出土的站姿玉人(插图2),该墓葬还出土了玉鹄、玉镯、马蹄形玉箍等其他装饰类玉器,玉鹄为天鹅图腾玉器证明该墓主人为春扈氏首领,兼领九扈胞族(春扈氏统领九扈胞族),有玉巫人随葬,证明该墓主人兼任巫师官职具有通神职能。而16地点其他几个墓葬并没有玉人随葬现象,说明其他几个墓葬并不具有通神职能。

在红山文化晚期墓葬遗址中,并不是漫山遍野每个墓葬都有玉巫人出土,也不是每个随葬玉器的墓主人都是巫师,只有随葬站姿玉人的墓主人兼任巫官职能才具有通神本领,那些没有随葬站姿玉人的墓主人并不具备巫官的通神职责,这一点一定要严谨对待。红山文化站姿玉人的踮脚与曲臂,具有双腿蹬跃与双臂挥舞之意,实为周秦汉文献记载“巫者,舞也”的动感姿态,我们可称其为红山文化玉巫人。

巫祝宗卜史是五种神职官员,巫官负责沟通天地人神、负责治病救人。

第三节   红山文化时期巫祝宗卜史之祝官

《周礼•天官•冢宰》载:“女祝掌王后之内祭祀,凡内祷词之事。掌以时招、梗、禬、禳之事,以除疾殃。女史,掌王后之礼职,掌内治之贰,以诏后治内政,逆内宫,书内令。凡后之事,以礼从。”《周礼•夏官•方相氏》载:“方相氏掌蒙熊皮,黄金四目,玄衣朱裳,执戈扬盾,帅百隶而时傩,以索室驱疫。”

《周礼•春官•宗伯》载:“大祝掌六祸之辞,以事鬼神示,祈福祥,求永贞。一曰顺祝,二曰年祝,三曰吉祝,四曰化祝,五曰瑞祝,六曰筴祝。掌六祈以同鬼神示,一曰类,二曰造,三曰禬,四曰禜,五曰攻,六曰说。作六辞以通上下亲疏远近,一曰祠,二曰命,三曰诰,四曰会,五曰祷,六曰诔。辨六号,一曰神号,二曰鬼号,三曰示号,四曰牲号,五曰齍号,六曰币号。辨九祭,一曰命祭,二曰衍祭,三曰炮祭,四曰周祭,五曰振祭,六曰擩祭,七曰绝祭,八曰缭祭,九曰共祭。辨九拜,一曰稽首,二曰顿首,三曰空首,四曰振动,五曰吉拜,六曰凶拜,七曰奇拜,八曰褒拜,九日肃拜,以享右、祭祀。凡大禋祀、肆享、祭示,则执明火、水而号祝。隋衅,逆牲,逆尸,令钟鼓;右,亦如之。来瞽,令皋舞;相尸礼。既祭,令彻。大丧始崩,以肆鬯渳尸,相饭,赞敛。彻奠,言甸人读祷,付练祥。掌国事,国有大故、天灾,弥祀社稷,祷祠。大师,宜于社,造于祖。设军社,类上帝。国将有事于四望,及军归献于社,则前祝。大会同,造于庙,宜于社。遇大山川,则用事焉;反行,舍奠。建邦国,先告后土用牲币,禁督逆祀命者,颁祭号于邦国都鄙。

小祝掌小祭祀将事、侯、禳、祷、祠之祝号,以祈福祥,顺丰年,逆时雨,宁风旱,弥灾兵,远皋疾。大祭祀,逆齍盛,送逆尸,沃尸盥,赞隋,赞彻,赞奠。凡事,佐大祝。大丧,赞渳,设熬,置铭。及葬,设道赍之奠,分祷五祀。大师,掌衅祈号祝。有寇戎之事,则保郊祀于社。凡外内小祭祀、小丧纪、小会同、小军旅、掌事焉;丧祝掌大丧劝防之事。及辟,令启。及朝,御,乃奠。及祖,饰棺,乃载,遂御。及葬,御,出宫,乃代。及圹,说载,除饰。小丧,亦如之,掌丧祭祝号。王吊,则与巫前,掌胜国邑之社稷之祝号,以祭祀祷祠焉。凡卿大夫之丧,掌事,而敛,饰棺焉;甸祝掌四时之田表貉之祝号。舍奠于祖庙,弥亦如之。师甸,致禽于虞中,乃属禽。及郊,馌兽,舍奠于祖弥,乃敛禽,禂牲禂马,皆掌其祝号;诅祝掌盟、诅、类、造、攻、说、禬、禜之祝号。作盟诅之载辞,以叙国之信用,以质邦国之剂信。”周朝政权设大祝、小祝、丧祝、甸祝、诅祝、女祝之官职,皆祝官之属,受大祝下大夫统领。主要负责祭祀通神仪式的祝词、赞词、主持工作。从《周礼》的记载来看,祝官的职业分工还是比较详细的、明确的、规范的。

5

6

7

8

9

插图5蹲坐姿势玉人,为北京故宫博物院展览品,黄色岫岩河磨玉料,高14.6厘米、宽6厘米、厚4.7厘米,颈部有穿绳孔。头戴双角双耳兽类面具装饰,人形四肢呈曲腿蹲坐姿势,曲臂双手附膝,臀部坐地。细腰宽胯、造型圆润、线条委婉,具有女性玉人特点。

插图6蹲坐姿势玉人,为上海震旦博物馆展览品,高15.5厘米、宽6.5厘米、厚3.2厘米,黄色岫岩玉料,头戴四只犄角两只立耳的冠饰,水滴形眼睛、牛鼻子、脸型似牛首,人形四肢、双臂叠交于膝上、双腿屈肢蹲坐、光脚足趾清晰可见,双脚踩踏弯月形器物。玉人造型健硕,线条硬朗,气势威武,具有男性玉人特点。

插图7蹲坐姿势玉人,为美国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展览品,高13.2厘米、宽5.3厘米,贝加尔湖青白色玉料、黑色火烧沁,颈部有穿绳孔,人形四肢、屈腿蹲坐、双手抚膝五指并拢,头戴冠帽装饰、梭形目、脸似牛鼻,造型镂空略显拘谨、器型规整、线条硬朗,具有男性玉人特点。

插图8蹲坐姿势玉人,为英国剑桥大学菲兹威廉姆博物馆展览品,高12.2厘米、宽5.6厘米,黄色岫岩河磨玉料,颈部钻有穿绳孔。玉人头顶熊首帽饰、双犄角为熊前肢举起、耳朵做成鼓钉突起状,人面与人形四肢、双手抚膝、双腿屈肢蹲坐、脚下踩踏弯月形器物,玉器造型线条硬朗,气势雄壮威武,具有男性玉人特点。

以上四件玉人造型结构趋于一致,有犄角耸立的野兽冠帽装饰,有蹲坐姿势双手扶膝的造型完全有别于其他人形玉器的造型特征,这种玉人的形态姿势很有特点。

祝官的职责功能在历史文献当中多有记载,《说文》载:“祝,祭主赞词者。”《韩非子•显学》载:“今巫祝之祝人曰:使若千秋万岁。”古代通神祭祀活动中主持仪式之人,负责祝词、赞词。

满族先祖创世神话故事当中,对巫祝也有些许记载,《乌布西奔妈妈•古德玛发的歌》载:“乌布西奔手舞虎尾槌击鼓迎神,双臂突展,宛若旋风盘转不停,白鹰神降临神堂。侍神人跪唱颂神歌……”《乌布西奔妈妈•女海魔们战舞歌》载:“一声螺号,二声角号,三声桦号,四声角号,乌布西奔敲响了鱼皮神鼓,突然命侍女摘掉神帽,乌黑的长发随着乌布西奔的旋转像黑伞一般,照向病妇,半跪着身躯,蹲跃、唱跳、击鼓,诵唱着,围着病妇紧绕九圈,九位侍神萨玛的骨鼓击得更加激耳,山峦、大海、河流、百兽都被乌布西奔的神威震撼,山鸣海啸,浪涌三丈。为救奄奄一息的生命和未见人世的幼儿而激跃、祈祝。”《乌布西奔妈妈》说侍神者以半跪身躯姿势赞唱颂神歌,属于祝官在主持、祝词通神活动。大萨玛双臂舞动,双足旋转,击鼓而舞,旋转像伞,巫帅群祝,主持通神活动。

甲骨文祝字间架结构身形姿态 (插图9) ,与红山文化蹲坐姿势玉人如出一辙,又有《乌布西奔妈妈》侍神者半跪身躯赞唱颂神歌为证,红山文化蹲坐姿势玉人为祝官,这种造型玉器可称为玉祝人。太阳神是早年港台客商往来内地淘宝买卖古玉所用之名称,是古玉市场的俗称,非学术考据所得之名。

巫祝宗卜史是五种神职官员,祝官是通神祭祀活动主持人。

经过第二节和第三节这两节分析论述,我们不难发现,巫与祝分工不同,巫者舞也,祝者赞词,一舞一唱,一立一蹲,二人负责完成部落政权祭祀或通神活动。

第四节    红山文化时期巫祝宗卜史之宗官

《周礼·春官·宗伯》载:“内宗掌宗庙之祭祀,荐加豆笾。及以乐彻,则佐傅豆笾。宾客之飨食,亦如之。王后有事,则従。大丧,序哭者。哭诸侯,亦如之。凡卿大夫之丧,掌其吊临。外宗掌宗庙之祭祀,佐王后荐玉豆。视豆笾,及以乐彻,亦如之。王后以乐羞齍,则赞。凡王后之献,亦如之。王后不与,则赞宗伯。小祭祀掌事。宾客之事亦如之。大丧则叙外内朝莫哭者。哭诸侯亦如之。都宗人掌都祭祀之礼。凡都祭祀,致福于国,正都礼与其服。若有寇戎之事则保群神之壝。国有大故则令祷祠。既祭反命于国。家宗人掌家祭祀之礼。凡家祭祀致福。国有大故则令祷祠,反命祭亦如之。掌家礼,与其衣服、宫室、车旗之禁令。凡以神仕者掌三辰之法,以犹鬼、神、示之居,辨其各物。以冬日至致天神人鬼,以夏日至致地示物鬽,以禬国之凶荒、民之札丧。”周朝政权设内宗、外宗、都宗人、家宗人之官职,皆宗官之属,受巾车下大夫统领。主要负责宗庙祭祀鬼神示居之位,按序陈放祭祀器具,以序吊哭。

10

11

12

13

14

插图10系盘腿坐姿陶塑男性造像(残件),敖汉旗兴隆沟红山文化遗址出土,泥陶烧造,通高55厘米、头长20厘米、身高33厘米,全身由65块裂碎陶片修复而成。出土于敖汉旗兴隆洼镇大窝铺村兴隆沟红山文化遗址,为红山文化晚期整身陶塑人像。头顶绳纹发冠,并有帽正装饰,属成年男性。双手交握,盘腿正坐,张口睁目,似在述说。

插图11系陶塑女性头面部造像(残缺),朝阳市牛河梁红山文化遗址出土,涂朱泥陶烧造。残长22.4厘米、宽21厘米、厚14厘米,仅剩人像的头面部,身、耳、肩、手、臂、乳房皆为残碎零件,眼珠镶嵌淡灰色玉石,睛面磨光背面做出钉状嵌入眼窝。据考古报告数据统计,牛河梁女神庙遗址内陶塑人体残件分属6~7个个体,可分为人体3倍、人体2倍、人体原大三种规格,插图11属人体原大,属女性神偶造像特征,应为盘腿坐姿造像。

插图12系盘腿坐姿白色玉人造像,属赤峰市玉源博物馆收藏品。白色透闪玉质,高11厘米,宽2.7厘米,头顶冠冕,上身挺胸直立,下身盘腿端坐,双手抚膝,五指自然伸展,方脸阔嘴大鼻子,双耳外展,面相俊秀,属中老年男性造像。玉器整身圆雕。玉器分为上下两个部分,上半截为盘腿坐姿人像、下半截为梃式榫卯结构,粗梃琢而不磨,呈磨砂面,便于木柄捆扎,整体为权杖首玉人,玉人为成年男性。

插图13系红色砂岩石雕人造像(残缺),敖汉旗四棱山红山文化遗址出土,红色砂岩材质。高27厘米,头高18厘米,眼、鼻、口比例协调,闭目微笑有温文君子气度,头顶帽冠装饰与图10、图12帽冠形似、类似。身体其他部分残缺未知,属成年男性石人造像。

宗字,从宀从示,像祖庙中有神主之形。示、T既神主,《说文》:宗,尊也,祖庙也,从宀从示。在甲骨文字典当中是房下之主也(插图14)、房下之示也(甲骨文主既示字、示既主也)。牛河梁女神庙址内出土有陶塑女神像(插图9),其形态为盘腿坐姿,该庙选址在广场、广庭之旁,故被定义为宗庙、女神庙。女神像被置于庙内或房内,是为甲骨宗字的文字来源。女神像为主、为宗,示为祖先牌位之意,庙屋为宝字盖,两下结合成为甲骨宗字。女神造像盘腿坐姿为尊者形象,被奉养在庙屋内则具宗主之意。因坐姿相同、发冠相似,故安排在此。

巫祝宗卜史为五种神职官员,宗者乃宗庙主事之官。而宗庙内则供奉祖先造像。

插图10盘腿坐姿泥陶塑造男性祖先偶像,敖汉旗出土。男称祖,女称宗,祖宗二字意义各有所指,此为男祖。插图12盘腿坐姿玉人为赤峰玉源博物馆展览品,盘腿坐姿男性造像,当为玉质权杖首,其墓主人或执权杖者当属负责祭拜祖先时的男性宗官。插图13帽冠石人为敖汉旗四楞山遗址出土,该帽冠与插图10、插图12冠帽特征相同、相通,可视为同类官职。因为披发者为巫官、佩戴犄角兽冠蹲坐姿势者为祝官、头戴帽冠盘腿坐姿者为宗官,这属于红山部落政权机构依照规矩制度对巫官、祝官、宗官进行了形象布局设计。不仅在发型、发式、冠帽上给予区别,还在坐姿、蹲跪姿、站姿上给予区别,用不同造型玉器展示持有人的身份官职。盘腿坐姿为尊者形象,因牛河梁女神造像(插图11)的盘腿坐姿,而被释读为宗官。插图12玉人的墓主人,当属宗官,守宗庙、掌祭祀、负责宗彝器物。

第五节   红山文化时期巫祝宗卜史之卜官

《周礼•春官•宗伯》载:“大卜掌三兆之法,一曰玉兆,二曰瓦兆,三曰原兆。其经兆之体,皆百有二十,其颂皆千有二百。掌三易之法,一曰连山,二日归藏,三曰周易。其经卦皆八,其别皆六十有四。掌三梦之法,一曰致梦,二曰觭梦,三曰咸陟。其经运十,其别九十,以邦事作龟之八命,一曰征,二曰象,三曰与,四曰谋,五曰果,六曰至,七曰雨,八曰廖。以八命者赞三兆、三易、三梦之占,以观国家之吉凶,以诏救政。凡国大贞,卜立君,卜大封,则视高作龟。大祭祀,则视高命龟。凡小事,莅卜。国大迁、大师,则贞龟。凡旅,陈龟。凡丧事,命龟。卜师掌开龟之四兆,一曰方兆,二曰功兆,三曰义兆,四曰弓光。凡卜事,视高,扬火以作龟,致其墨。凡卜,辨龟之上下、左右、阴阳,以授命龟者而诏相之。

龟人掌六龟之属。各有名物。天龟曰灵属,地龟曰绎属,东龟曰果属,西龟曰雷属,南龟曰猎属,北龟曰若属,各以其方之色与其体辨之。凡取龟用,秋时;攻龟用,春时,各以其物,入于龟室。上春衅龟,祭祀先卜。若有祭事,则奉龟以往。旅,亦如之。丧,亦如之。菙氏掌共燋契,以待卜事。凡卜,以明火热燋,遂龠其焌契,以授卜师,遂役之。占人掌占龟。以八筮占八颂,以八卦占筮之八故,以视吉凶。凡卜筮,君占体,大夫占色,史占墨,卜人占坼。凡卜筮,既事,则系币,以比其命。岁终,则计其占之中否。

筮人掌三易。以辨九筮之名,一曰连山,二曰归藏,三曰周易。九筮之名,一曰巫更,二曰巫咸,三曰巫式,四曰巫目,五曰巫易,六曰巫比,七曰巫祠,八曰巫参,九曰巫环,以辨吉凶。凡国之大事,先筮而后卜。上春,相筮。凡国事,共筮。

占梦掌其岁时观天地之会,辨阴阳之气。以日、月、星、辰占六梦之吉凶。一曰正梦,二曰恶梦,三曰思梦,四曰寤梦,五曰喜梦,六曰惧梦。季冬,聘王梦,献吉梦于王,王拜而受之,乃舍萌于四方,以赠恶梦,遂令始难,驱疫。视祲掌十辉之法,以观妖祥,辨吉凶。一曰祲,二曰象,三曰镌,四曰监,五曰暗,六曰瞢,七曰弥,八曰叙,九曰隮,十曰想,掌安宅叙降。正岁,则行事;岁终,则弊其事。”周朝政权设大卜、卜师、龟人、菙氏、筮人、占梦、视祲等官职,皆卜官之属。从职称进行分析,大卜负责卜、占、筮、龟、贞等多种分工。

15

16

插图15为甲骨文的卜、占、贞、攴造字关系。在甲骨文造字顺序中,卜为占、贞、攴的字根,占、贞、攴为卜的派生文字。占、贞、攴三个字关系密切,共同源自卜字,皆卜之属。

占:《说文解字》占从卜从口,卜象卜兆纵横,口以表卜问。表示卜人用“口”去解释“卜”的结果。

贞:《说文解字》贞,卜问也。在甲骨文字里,早期贞与鼎同字,晚期鼎上加卜既贞字。在甲骨契刻中鼎字常作贞字使用,前辞具有固定格式:某某卜某贞、某某卜贞、某某卜、在某贞等,问卜离不开贞字。

占与贞在《周易》、《周礼》中多有记载,《易·系辞上》载:“以制器者尚其象,以卜筮者尚其占。”《周礼‧春官‧天府》载:“季冬,陈玉,以贞来岁之媺恶。贞和占两个字,同属问卜之意。占,从口,具有问卜、释卜之意;贞从贝、从鼎,具有趋利问卜、求利问卜之意;贞与占只是取向不同,但操作方法相同,都是用龟筮问卜。

攴:《说文解字》攴,从卜从又。卜声。小击也。手部曰:擊,攴也。手持卜以小击是攴之范式。

有政、教、救、改、放、敛等字,《周礼·地官·司徒》载:“司救掌万民之邪恶过失而诛让之,以礼防禁而救之。”《周礼•春官•宗伯》载:“保章氏掌天星,以志星辰日月之变动,以观天下之迁,辨其吉凶……以诏救政,访序事。”政、教、救等字在《周礼》当中已有使用,在《康熙字典》中有政、教、救、改、放、敛等字(插图15)以攴字旁出现,后有《新华字典》简化为攵字旁。按《新华字典》、《康熙字典》、《周礼》三个时代来解释文字演变,从民国时期到周朝时期政教救改放敛等字是以攴字为偏旁部首,在《新华字典》当中才改良为攵字旁。凡攴之属皆从攴,政教救改放收散敛等字皆从攴。

《新华字典》的文字改良者认为攴与文关系密切,故此以攵代攴,才有政教救敌改放收散敛敦等攵字旁的现代文字的出现和应用。文字、文化、文明的攵字,与攴字相通,在《康熙字典》里、在《周礼》中都是有明确记载的。而在《周礼》中无攴人、攴官、攴师之官职,却有卜人、占人、贞人、龟人、筮人之官职,说明攴与贞、占、卜之间是有分别的,并在《周礼》官职布局之时就已经被区别对待了。

巫祝宗卜史为五种神职官员,卜官有占人、贞人、攴人之类别。

在插图15的甲骨文造字顺序中,可以发现卜、占、贞、攴具有根梢或源流的相互关系。在汉字改良理念中,攴与政教救敌改放收散敛敦具有源流与根梢的相互关系。甲骨攴字属于政教救改放收散敛㪈㪌㪑字的造字根源,甲骨攴字是攵字旁现代白话简体文字的直接根源,也是中国文化的重要载体,因为政策、政府、政治、教育、教化、教学、救人、救命、施救的政教救三个字,对现代中国文化影响巨大。甲骨占、贞二字,属于卜字的直系关系,用作占卜、问卜、贞卜。一个属于政教救文化机构,一个属于问卦占卜方式,这说明攴与贞占是有区别的。

攴字旁的政攴官职、教攴官职、救攴官职,在红山文化巫祝宗卜史神职玉器当中没有体现,而在红山文化图腾玉器当中有所表现,说明古人布局手法微妙而堂奥,白话文学者很难理解其中玄奥。图腾玉器当中具有佩挂类玉器和权杖类玉器两种使用方式完全不同的玉器造型工艺存在着,佩挂类图腾玉器具有官员主管性质,权杖类图腾玉器具有官员执攴击打性质。佩挂类图腾玉器有玉斑鸠、玉猪龙、玉鹄、玉龟等具有穿绳孔可供佩系的图腾玉器,属于佩挂使用的图腾玉器;玉龟壳、丫形器、丫首器、凤首勾形器等权杖类图腾玉器具有榫卯结构,需要配合木柄构成权杖类使用,此是执攴者使用之图腾玉器。

插图16为红山文化权杖类图腾玉器表格,表格按部落类型分为太昊部落玉权杖制度、少昊部落玉权杖制度、神职官员玉权杖制度、仪仗类玉权杖制度,分别匹配图腾类权杖首、人物类权杖首、仪仗类权杖首。中国文化与礼仪制度就是源自红山文化图腾制度的形制规范。

少昊部落玉权杖制度表格里的凤首柄形器为凤鸟氏图腾玉器,凤鸟氏属历正官职,负责天时历法的校正,为天官之首。正与政通,正为道正,政为攴政,伏羲太昊设凤鸟氏为历正官职,是天文正统之意。故,凤首柄形器为攴正之官,正攴通政,是为政攴之官。

少昊部落玉权杖制度表格里斑鸠佩属祝鸠氏图腾权杖类玉器,祝鸠属司徒官职,负责教育、教化于民,为地官之首。“鸠者聚也,治民而上聚”是指斑鸠佩玉器的形制,故司徒者鸠聚而治,通过教育化人心性,使天下人协和共事,故称司徒主掌教化。斑鸠佩没有系绳孔,需配合木柄使用,是为木柄斑鸠权杖首图腾玉器。不信教者,以攴轻击之。

太昊部落玉权杖制度表格里丫形器为野猪图腾权杖类玉器,猪突豨勇象征山地之兵勇,属于武官。丫形器具有榫卯结构,需配合木柄使用,是为野猪图腾权杖首;玉龟壳为龟图腾权杖类玉器,龟壳内有榫卯结构,需要插入木柄方可使用,是为龟图腾权杖首;猪首形玉饰、猪首琮形饰分别具有榫卯结构,需要配合木柄使用,为野猪图腾权杖类玉器;龙首柄形器,具有榫卯结构,需要配合木柄使用,是为龙图腾权杖首。

龙首柄形器、凤首勾形器、斑鸠佩、丫形器、丫首器、玉龟壳、猪首器等权杖类图腾玉器,皆需要配合木柄使用。众多首领们各自执木柄图腾玉器,是为执卜者。

执卜者,攴官也,执攴者就是举起图腾玉器权杖之人。当执攴者用图腾玉器权杖轻击族人,一定是族人犯错或族人犯罪需要接受惩罚或惩戒。另外权杖上的图腾玉器坚脆易断,不适合猛击、重击、狂击,故要轻轻击打,以示执攴者具有君子风范与温文性格。

红山文化时期的攴官具有政教救不同职能的社会分工,因为权杖类玉器具有多种图腾形制,不同形制的图腾具有不同的政权职能,所以才有了政教救的不同攴官职责差异。凤首柄形器权杖属凤鸟氏官职历正,负责校正天时历法,正天文者政字也,政官之属,攴官之名;斑鸠佩权杖属祝鸠氏图腾官职司徒,负责教化于民,教官之属,攴官之名;丫首器权杖属春扈氏官职耕耘,负责趣民耕种,农官之属,攴官之名;龙首柄形器权杖、丫形器权杖、玉龟壳权杖属武官职责,当兵打仗分属山林、远征、近卫师兵,因太昊部落图腾族谱散轶,仅有零散文献作为学术证据支持,故不深究,待日后有其他历史文献支撑之时,再进行深入探索。

红山文化图腾权杖玉器能够证明,伏羲太昊部落政权机构有十个种类以上的各种功能攴官。而《周礼》或周朝政权机构承继了卜官的问卜、占卜、贞卜的贞占形式,没有承继红山文化权杖类玉器的攴官形式。

第六节   红山文化时期巫祝宗卜史之史官

《周礼•春官•宗伯》载:“大史掌建邦之六典,以逆邦国之治。掌法,以逆官府之治;掌则,以逆都鄙之治。凡辨法者考焉,不信者刑之,凡邦国都鄙及万民之有约剂者藏焉,以贰六官,六官之所登,若约剂乱,则辟法,不信者刑之。正岁年,以序事。颁之于官府及都鄙,颁告朔于邦国。闰月,诏王居门,终月。大祭祀,与执事卜日,戒卑宿之日,与群执事读礼书而协事。祭之日,执书以次位常,辩事者考焉,不信者诛之。大之日、朝觐,以书协礼事。及将币之日,执书以诏王。大师,抱天时,与大师同车。大迁国,抱法以前。大丧,执法以莅劝防。遣之日,读诔,凡丧事考焉。小丧,赐谥。凡射事,饰中,舍筭,执其礼事。

小史掌邦国之志,奠系世,辨昭穆。若有事,则诏王之忌讳。大祭祀,读礼法,史以书叙昭穆之俎簋。大丧、大宾客、大会同、大军旅,佐大史。凡国事之用礼法者,掌其小事。卿大夫之丧。赐谥,读诔。冯相氏掌十有二岁,十有二月,十月二辰,十日,二十有八星之位,辨其叙事,以会天位。冬、夏致日,春、秋致月,以辨四时之叙。保章氏掌天星,以志星辰、日月之变动,以观天下之迁,辨其吉凶。以星土辨九州岛岛之地,所封封域,皆有分星,以观妖祥。以十有二岁之相,观天下之妖祥。以五云之物,辨吉凶、水旱、降丰荒之祲象。以十有二风,察天地之和命,乖别之妖祥。凡此五物者,以诏救政,访序事。

内史掌王之八枋之法,以诏王治。一曰爵,二曰禄,三曰废,四曰置,五曰杀,六曰生,七曰予,八曰夺。执国法及国令之贰,以考政事,以逆会计。掌叙事之法,受讷访,以诏王听治。凡命诸侯及孤、卿、大夫,则策命之。凡四方之事书,内史读之。王制禄,则赞为之。以方出之,赏赐。亦如之。内史掌书王命,遂贰之。外史掌书外令,掌四方之志,掌三皇五帝之书,掌达书名于四方。若以书使于四方,则书其令。御史掌邦国、都鄙及万民之治令,以赞冢宰。凡治者受法令焉,掌赞书,凡数従政者。”《周礼•天官•冢宰》载:“女史掌王后之礼职,掌内治之贰,以诏后治内政,逆内宫,书内令。凡后之事,以礼从。”周朝政权设大史、小史、内史、外史、御史、女史等官职,皆史官之属,受内史中大夫统领。史官负责地方书志、三皇五帝之书、考核政事、逆审财务、传达王命等重要职责。女史则是后宫总领,受王后令,审查后宫内政。

17

18

19

20

21

插图17红山文化拄杖玉人,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品,青绿色玉质,高27.7厘米,宽11.7厘米,厚1.5—3厘米,背部有碱皮壳附着物,玉人头肩部环绕着飘带装饰,与勾云形玉佩纹样近似,头顶有个圆饼状太阳装饰②,服饰为瓦沟纹和网格纹混合装饰意味着身披盔甲,双手拄杖,双腿站立,脚下为牛头,一对牛犄角,牛前肢伏卧。玉人尺寸硕大,表示等级地位高,能与之相对应的动物类图腾玉器有勾云形玉佩、C形玉龙两种造型③,其他凡俗动物造型玉器尺寸皆不能与之相匹配,龙凤用9寸,凡俗鸟兽用5寸。玉人9寸,当属玉人系统当中的最大件,是君、是尊、是王者。

在甲骨文字当中,史与君两个文字关系密切,一口又为史字(插图18),又一口为君字(插图19),史与君二字间架结构相同,只是布局位置不同(插图20)。一口又三个偏旁部首的摆放顺序不同,就会形成两个不同文字。史字一口又,君字又一口。一者,权杖棍棒之意也。口者,言说也。又者,手执也。甲骨文字的一与又配合,是手执权杖之意也。甲骨君字是又一口顺序,为手拄权杖者言;甲骨史字是一口又的顺序,为手举权杖者言;一拄一举是为执一与一执,拄杖者执一之意,举杖者一执之意。拄杖与举杖各表其意,形成了君与史的两个不同官职。一口执为史字,为举杖而言,有史官之意,故名曰史。执一口为君字,为拄杖而言,有君主之意,故名曰君。史君相近,君史不同,甲骨造字,既表其名,又表其意。

拄杖与举杖、执一口与一口执(又一口与一口又)被甲骨文造字之时作了区分与分别对待,就像红山文化人形玉器当中具有的盘腿坐姿人形玉器和蹲坐坐姿势人形玉器之间的差异,盘腿坐姿为宗官、蹲坐姿势为祝官,宗与祝必然不同,被设计者伏羲太昊以两种不同坐姿形态进行区分,以形别类、以类辨形,造出史与君不同布局方式的甲骨文字,又设计出祝官与宗官不同坐姿的人形玉器,以讲述玉人承载的功能与作用,并以此来证明祝宗与史君的神职官员职能不同。插图17为拄杖者,是为君之本意,是大君、君主、君上、君王、君子之概念。

巫祝宗卜史为五种神职官员,史负责书史迹、存史书、宣教史事,以诏王治。

举杖者史、拄杖者君,插图17红山文化拄杖玉人为君非史。又依照27.7厘米的尺寸进行等级分析,超八寸已达九寸序列当中,九寸玉人当属红山文化人形玉器当中的最大件。在《红山文化图腾制度当中的太阳信仰与天地人布局》当中论述过图腾玉器存在着九五之尊的等级分化现象,龙凤图腾玉器在动物类图腾玉器当中具有九五之尊的等级制度存在着,九寸玉人当属巫祝宗卜史诸官之君,诸神之主。而举杖铜人在洛阳金村东周时期墓葬出土(插图21),现藏美国波士顿美术馆,举玉鸟杖青铜人造像俗称铜人弄鸟,人像是青铜材质,权杖棒也是青铜材质,权杖柄端有螺纹手握,鸟是玉质,这一点与红山文化玉质鸟权杖一脉相承。弄鸟铜人造像具有西伯利亚人种面孔,服装边饰、袖口纹饰皆有黼黻纹特征,属于贵族阶级服饰③,仅从人偶面孔、黼黻服饰、玉鸟权杖、青铜材质四个特征进行分析,洛阳金村出土这件东周时期铜人弄鸟造像并非驯鸟仆从,而是鸟图腾氏族后裔展示自己执鸟图腾权杖的贵族身份。在周秦汉时期,庶民穿有黼黻纹饰的服饰会获刑罚身的。在战汉时期,吉金青铜是贵族用品,相当于等值的秦半两或汉五铢流通钱币,庶民和百姓无权使用青铜器具,何况用青铜铸造人偶造像?所以,这个贵族举玉鸟权杖造像,是在夸耀自己拥有的身份与地位三星堆遗址也有举璋者造像出土。而红山文化时期举杖者造像,在以后的资料收集中应加注意。

第七节    红山文化巫祝宗卜史与红山文化图腾制度的关系

在红山文化玉器当中有人形玉器与图腾玉器两种类型,既是巫祝宗卜史与图腾制度两个玉文化系统,也是神职官员和政权机构两个文化运行团体。

东夷有两昊(插图22),既太昊伏羲氏和少昊穷桑氏。太昊部落以龙为部落图腾玉器,野猪、老虎、犀牛、龟、水蛭和乌贼、虾米、鲤鱼等其他胞族级或氏族级野兽图腾玉器,共同构建成为太昊部落各种图腾形象,少昊部落政权机构以凤鸟为部落级图腾玉器,斑鸠、天鹅、螳螂为胞族级图腾玉器,玄鸟、伯赵、丹鸟、孔雀、鸱鸮、蜻蜓、蝈蝈、蚕蛹、蜘蛛为氏族级图腾玉器,部落级图腾玉器、胞族级图腾玉器、氏族级图腾玉器共同构建成为少昊鸟夷部落图腾制度。太昊部落多是带兵打仗的图腾形象具有武官性质,少昊部落是天时历法、行政业、手工业、农牧业等图腾形象具有文官性质,一文一武形成了东夷两昊部落联盟,而这些图腾玉器就是各个氏族曾经存在过的历史文物证据。

22

图腾制度研究已有《图腾制度里留下的伏羲布道痕迹》、《图腾制度里的太阳信仰》、《红山文化鸟图腾玉器研究》、《勾云形玉佩系统化研究》、《红山文化玉器当中的图腾制度及其相关问题》、《红山文化图腾制度当中的太阳信仰与天地人布局》多篇论述,我从2005年开始一直关注红山文化玉器系统化研究与图腾制度研究两个主题,插图22是由红山文化图腾玉器结构而成的图腾制度,图腾制度是伏羲太昊部落的政权机构,当年伏羲太昊布局设置了这个红山文化图腾制度,图腾制度里包含着阴阳五行的布局手法、九五之尊的等级分化方式、天地人的布局形式、太阳信仰的深度植入、天人合一的图腾制度设计理念等等东方文化理念,重建东方文明标准和研究中华文明起源问题都离不开这个图腾制度表格。

人形玉器与巫祝宗卜史也是多年前的研究对象,早在2009年出版的《红山文化玉器研究》专著中,曾做过巫祝宗卜史分析与论述,今日作此长篇论述是在细化先前研究,也丰富和完善了官职布局的缺环。将红山文化人形玉器与巫祝宗卜史匹配研究,是探寻公有制社会文化与文明发展模式的直接路径。

将巫祝宗卜史研究与图腾制度研究链接在一起、捆绑在一起,既是对自己的多年研究探索做个总结,也是防止后来研究者认知观念跑偏:动物类玉器构成的图腾制度是伏羲太昊和少昊鸟夷部落政权机构,人物类玉器构成的巫祝宗卜史神职官员机构是东夷两昊部落联盟的文化传承、传播、运营机构,政权行政机构与神职文化机构属于两个独立运行的体系,将其链接在一起、捆绑在一起,将是重建东方文明标准的新起点、新高度、新希望。

图腾制度的政权行政机构和巫祝宗卜史的神职文化机构在5500年前独立运行着,那时没有百家争鸣、没有黄老学说、没有儒家思想、没有《周礼》的繁文缛节、没有儒释道的文化交融,却能独立运行公有制部落政权并进行社会发展,这才是东方文明标准的神秘面纱。

伏羲太昊如何通过政权机构和神职机构运行整个部落?天人合一、太阳信仰、阴阳五行、东方智慧、天地道理在这里都能找到答案。将政权行政机构与神职文化机构捆绑在一起,伏羲太昊部落也就有了两条腿走路的前提条件,随时可以向前走,带领人类社会共同走进文化清明世界、走出文明迷茫状态。

巫祝宗卜史的神职官员制度隐身于红山文化人形玉器当中,攴官却隐身于图腾制度当中,这是神职机构的最初布局形式。巫祝宗卜史等人形玉器普遍与胞族级图腾玉器同墓出土,属于胞族级首领兼职神职工作,而氏族级图腾玉器或氏族级首领并不伴随人形玉器出土,说明氏族级首领并不负责通神或掌管通神职能。图腾制度具有部落、胞族、氏族的等级划分,而神职官员巫祝宗卜史玉人普遍是四寸、五寸、六寸大小,属于胞族级图腾玉器尺寸大小。图腾制度仅仅一届或两届,败于涿鹿之战就草草收场了,所以许多造型的图腾玉器多是孤品或仅见品,如虾米、乌贼、蜻蜓、孔雀、鷩雉、伯劳、乌鸦、斑鸠、天鹅、犀牛等图腾玉器。只有少数几种图腾延续使用着,如勾云形玉佩、玉鸱鸮、玉猪龙、玉蚕等图腾玉器。少者孤品仅见,多者300件以上,两者相差悬殊。因为文献记载少昊部落传十三世、传世五百年,而少昊从登基到死亡,只是一代人而已,没等传位下一代就在涿鹿之战被杀害。以此形成了图腾玉器多者甚多与寡者甚寡两个极端现象。而孤品,基本上都属于少昊本朝制作出来的图腾玉器。而多者,基本上就有造型演变或先后过渡规律了。

卜官分为攴、占、贞、龟、筮等差异,占、贞、龟、筮属占卜贞卦类,而攴则不同,攴官另需特殊对待。因为攴官既链接着巫祝宗卜史的神职官职,又衔接着图腾制度里的若干个权杖类图腾玉器,恰恰这些权杖类图腾玉器具有击打、敲击功能,使攴官证据隐身于图腾制度当中,而没能隐身在贞占龟筮的神职官员当中。攴官能将图腾制度与巫祝宗卜史巧妙衔接起来、捆绑一体,反而是一个非常巧妙的安排,自成一体,不可分拆。

在《周礼》当中有巫祝宗卜史各官,卜官中有占人、贞人、龟人、筮人、菙人,唯独没有攴人。《周礼》当中没有攴官,而红山文化当中有攴官,说明《周礼》并没有完全继承伏羲太昊布局的红山文化巫祝宗卜史的各种官职,也说明周朝政权有选择的进行继承和有选择的进行遗弃,并非全部继承和完全传承,这是导致红山文化图腾权杖体系的文化知识没有传承下来的主要原因。政攴、教攴、救攴之官,政攴为天时历法之校正之官,教攴为司徒教化的循化人性之官,救攴为医疗、医药、医病救人之官,政教救三支文化机构在红山文化时期同时起源。而汉学者认为分时起源,并非同时起源。

第八节红山文化时期巫祝宗卜史的布局方式与后世传承形式

《图腾制度里的“十”字符号》⑦是建立在《五行文化的早期应用》⑧的基础研究之上,我在图腾制度当中先找到五行文化,后发现十字符号,由若干个五行文化统一构成了十字符号。在红山文化图腾制度当中,人类社会第一次使用五行文化,这是伏羲太昊发明五行文化的实物证据,也是伏羲太昊一画开天的证据。

在布局红山文化图腾制度当中,五行文化按照十字符号特征被反复布局、被反复应用,分别有春夏秋冬、东中西南北、木土金火水、黄黑白青红等多次应用、反复使用的现象。五行的行字(插图23),在甲骨文典当中就是十字符号的外廓,其本义是十字道口。五行的行字,源自十字符号,而十字符号是伏羲太昊布局图腾制度经常使用的基本工具。故称图腾制度是建立在阴阳与五行之上。

23

24

秦朝政权设行官,汉朝政权设礼官,是汉景帝将秦朝行官改名礼官,为汉武帝推崇“儒家思想与礼乐制度”打下基础,魏晋隋唐后世延续汉朝官制,改称礼部。《史记•礼书第一》载:“太史公曰洋洋美德乎,宰制万物,役使群众,岂人力也哉?余至大


已发布

分类

来自

标签:

评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